節能減排形勢依然嚴峻 專家:大力發展第三產業

2016-11-17

“我們這棟大樓里所有的能耗都來自水泥窯:我們用水泥窯的余熱發電,我們用水泥窯廢氣中的熱量來供應熱水?!卑不蘸B菟喙煞莨靖笨偨浝砗纬邪l對記者說,“去年我們光余熱發電就達到32億千瓦時,為企業帶來了豐厚的經濟效益?!?/span>

在政策鼓勵下,節能減排蔚然成風。在鋼鐵、有色金屬、建材等高耗能行業,節能減排已成為不少企業的自覺追求,并為國家完成“十一五”節能減排指標做出了自己的一份貢獻。

據國家發展改革委副主任解振華介紹,經初步核算,“十一五”前四年,全國單位GDP能耗下降14.38%,節能約4.5億噸標準煤;化學需氧量排放量下降9.66%,二氧化硫排放量下降13.14%。

“我們扭轉了‘十五’后期由于工業化、城鎮化加快發展出現的單位GDP能耗和主要污染物排放總量上升的趨勢。這些成績也得到了國際社會的普遍贊譽?!苯庹袢A說。

當前的成就讓我們自豪,但與單位GDP能耗下降20%的預期目標相比,差距依然不小。

2010年,這將是節能任務非常艱巨的一年。

而更讓人焦慮的是,今年一季度,由于高耗能行業快速增長,一些落后產能死灰復燃;經初步核算,全國單位GDP能耗不但沒有下降,反而上升3.2%。

時不我待,只爭朝夕!要實現20%的節能目標,必須痛下決心,迎難而上,重拳出擊!

“目前,政策效果初步顯現,節能減排形勢已經有所轉好?!苯庹袢A說,“但形勢依然非常嚴峻,我們不能有絲毫放松,要確保節能減排目標不折不扣地按期完成?!?/span>

為何減排容易節能難

在節能減排的三項主要考核指標中,雖然“節能”指標尚不容樂觀,但兩項“減排”指標中,二氧化硫減排目標已提前超額完成,化學需氧量減排目標也勝利在望。

“減排”與“節能”,一快一慢,一易一難,發人深思。

“節能比較難,這與我們的能源結構有關系。中國多煤少油,而且長期的發展已形成了一定的路徑依賴,一時很難改變?!眹鴦赵喊l展研究中心資源與環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長李佐軍說。

清華大學教授何建坤認為,當一個國家處于重化工業發展階段時,GDP能源強度會呈上升趨勢。以韓國為例,從1971年到1997年,其GDP能源強度上升了45%。如果中國沒有采取強有力的節能減排措施,“十一五”期間中國的單位GDP能耗可能會繼續上升。

李佐軍說,金融危機的爆發事實上也妨礙了去年的“節能”工作。在2007年和2008年,我國單位GDP能耗分別下降4.04%和4.59%;而2009年,在“保增長”的壓力下,一些重化工項目紛紛上馬,致使當年單位GDP能耗僅下降2.2%。

專家認為,相比于“節能”,“減排”之所以進展更快,或許得益于“減排”工作的易于操作。

“以二氧化硫為例,我們能提前超額完成二氧化硫減排任務,一個重要原因是國家通過‘上大壓小’,關停了不少小火電;而且電力企業多是大國企,比較‘聽招呼’。所以這幾年電力行業二氧化硫減排效果非常顯著,抵消了其他行業二氧化硫排放量的增長?!崩钭糗娬f。

鑒于“減排”目標進展較快,環保部部長周生賢表示,2010年二氧化硫排放量力爭比2009年再削減40萬噸,化學需氧量減排在完成“十一五”目標的基礎上,力爭再削減20萬噸以上。

“雖然減排成效比較顯著,但國家要切實采取措施,防止地方在統計上弄虛作假?!痹袊h境科學研究院研究員趙章元說,“現在一些企業雖然也建了污水處理等環保設施,但往往只是個擺設,檢查團來了就開著,走了就停掉。一些小火電改成了垃圾焚燒廠,但它們依然大量使用煤和油來發電,依然在排放二氧化硫?!?/span>

以體制改革促經濟轉型

打好持久戰,必須有相應的戰略和戰術。然而,一個不必諱言的事實是,“十一五”以來,我國在節能減排上取得的成績,更多的是依靠簽責任狀、大檢查等行政手段;這些手段能否作為推動節能減排的長久之計?

“行政手段當然不是長久之計。我們傾向于采取行政手段,主要是因為我們對行政手段輕車熟路,而且行政手段見效快?!崩钭糗娬f,“從長遠看,我們還是得依靠市場和法律手段,但現在它們的基礎還很薄弱?!?/span>

  


上一篇:無
下一篇:無